..Loading..

在还没有准备好时,我就变成了大人,原来长大,就是安静地面对失去

在还没有准备好时,我就变成了大人,原来长大,就是安静地面对失去
04 Dec 2020     306

到底怎样才算大人?

小时候,以为到达某个年龄时,一切都会到位, 但挣扎到现在,仍然是不完整的。 还以爲自然而然就能成为大人…… 虽然年龄已达到法定成年,但为什麽「长大」还是那麽遥远?

大人生活很艰难,爱情让人痛苦,社会使人受伤。身为二十几岁的我们,都是第一次当大人, 每一天,我们都面对当大人的「第一次」。 第一次扛起责任、第一次面对挫败、第一次感受无奈……曾经那麽开心的事情,会因为失去而让人感到悲伤。

 

温馨手绘:一对父女的幸福生活(组图)[4]

 

原来这就是大人。

 

小学的操场旁边,有一座大象溜滑梯。

每个假日我都会和朋友在那裡打棒球,虽然说是打棒球,但其实我们用的是从隔壁网球场那捡来的网球,以及在文具店裡买的塑胶棒球手套,两百块钱一个。网球弹性很好,即使年幼如我,也常常把球击到看不见的角落,像是围牆边的草丛、花圃间的空隙还有溜滑梯底下的小空间,大象的肚子裡。

大象都吃些什麽呢?我在溜滑梯底下找球的时候常常这麽想。

「大概是吃那些不开心的事吧。」朋友这麽说。

「大家玩溜滑梯时都这麽开心,一定是因为难过的事情都被大象吃掉了。」

多有道理的一番话啊,那时候的我将它奉为真理。

升上高年级后,学校在操场的另一端盖了全新的游乐区,那裡离教室近,每到下课,大家就彷彿出征般地奔向新游乐区。没过多久,大象溜滑梯旁就已经长满野草,再也没有人会往那去。

那时网球已经满足不了年纪渐长的我们,我们终于开始玩起真正的棒球,但学校觉得危险,便禁止在操场上打球,我们只好转移阵地,从此逐草地而游玩。连捡球部队都离开了,就真的再也没有人会去大象溜滑梯那了,没有人开心地溜滑梯,大象也就没有难过的事情可以吃,这样他会不会肚子饿呢?

怕大象饿著了,于是后来我不开心的时候,就会躲到溜滑梯底下,像是被大人骂了、跟朋友吵架、考试考得不好以及更多更难堪的事。以前时常害怕自己的悲伤有点太多,满出来了,会淹没身边的人,于是很努力地隐藏,直到剩下我一个人,要独自用心事喂饱大象溜滑梯。

那时候我竟觉得庆幸。好险,我是一个如此软弱之人。

时间过得很快,我离开家到台北读大学,大一的寒假交了第一个女朋友,开学后就分手了。分手后的某天,我找她到学校旁的小公园聊聊,才发现小公园裡头也有一座大象溜滑梯,我和她坐在溜滑梯底下,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著,直到门禁时间到了,我们都必须回去宿舍。

「是不是连大象溜滑梯都有南北的差异啊?为什麽我还是这麽难过,他没有吃下我的悲伤吗?」那晚我反覆地想。

然后才明白,这并不是大象的错,只是那种彼得潘式的魔法,不适用于大人。

小学跑不完的操场,原来也就这麽小。

以前觉得空旷的溜滑梯底下,原来很勉强才塞得进两个人。

过去让我们快乐的游戏,都变得不再好玩了。

 

**JPSOON 孙总***

 

〈名片〉  

 

长大之后,我多了一张名片。

那是一张比较硬的纸,上面写著我的名字、职称、电邮和分机。

从那天开始,每个遇见我的陌生人都能知道我在社会上该什麽样子。

我明白这是种成人式的提醒:

从名片认识我的人,不会是我的朋友。

 

温馨手绘:一对父女的幸福生活(组图)[2]

 

〈玩具〉

 

小时候我有一个橘色塑胶桶,裡面放满了心爱的玩具。

某日,家人把整桶玩具送给了更年幼的亲戚,我没有哭闹,并得到比玩具还多的称讚。

大人说我长大了,那时我开始明白这两个字的意思。

原来长大,就是安静地面对失去。

 

The Love Between Dads And Their Little Girls In 42 Heartwarming  Illustrations By Ukrainian Artist | Bored Panda

 

〈初老〉

 

过年时节的初老症状:

从别人看著你说时间过得真快啊,变成你看著别人说时间过得真快啊。

你看著的那个人像天经地义般地不发一语,于是你尝试寻找一些话题。

「大学要考什麽科系啊?」

是的,你正式变成大人中的一员了。

 

Heartwarming Illustrations About The Love Between Dads And Their Little  Girls | Watercolor illustration, Painting, Illustration

 

 

 

原文出处 / 大人症候群——原来长大,就是安静地面对失去  三采出版 作者 / 吴旻育
JPSOON 分享

欢迎订阅我们page : 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jpsoonjpsoon/